• >
主页 > 隆昌玻璃酒瓶 >
隆昌玻璃酒瓶
“双减”后办好教师的暖心事
发布日期:2022-01-11 07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就中越卫勤联合演习、中美海上军事安“双减”工作的主阵地是学校,教师则是实施主体。教师的认识和参与到位与否,是改革的关键和牛鼻子,决定着“双减”工作的质量与效果。因此,解除教师心理、生活、工作上的后顾之忧,理应成为“双减”工作的重要内容。从2022年开始,基层新闻版推出月度系列栏目——“每月关注·谋教师关键小事”,刊发重点地区在推进“双减”工作中,如何解决教师的“关键小事”,关爱、关心教师的“硬核”经验。

  学校实施“双减”后,孩子的接送问题成了方勇老师的烦心事。以前正常下班时间恰好赶上接小孩,现在每周至少两天推迟下班,不知该如何应对。学校得知方勇的情况后向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教育局反映,教育局专门召开会议决定:方勇老师的子女调整到离学校最近的青少年宫幼儿园,以方便接送。

  自“双减”政策实施以来,衢州柯城一方面确保“双减”高质量落地,另一方面密切关注教师的工作和生活状态,出台了弹性上下班、关爱早晚餐、安排人文假、提供午休场等8项举措,将教师的“急难愁盼”办成暖心事。

  柯城区现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47所,学生近5万名,2021年9月初区域全面启动“双减”工作。

  在学生享受“双减”带来精彩和便利的同时,教师的状态也在发生变化。该区教师人均每周参加2—3天的课后服务,下班时间通常延迟到下午5点半之后,打乱了家庭生活的节奏。为了精心设计和实施课后拓展课程,教师额外增加了不少工作量。还有一些学校同步开展作业改革,要求教师自主设计作业,这又花去教师不少时间和精力。

  “学生轻松学习,教师幸福育人,这是我们理解的‘双减’最佳状态。所以,压在教师肩上的担子能减就减下来,提升教师幸福感的好事能加就加上去。”教育局副局长余鹂说。

  区教育局率先作出表率,大量减少不必要的会议,能不开的就不开,能线上传达的就通过线上。开学以来全区集中召开的会议目前只开展了一次。教育局在工作机制上也作出较大改革,以前遇到重要的事情会让校长、教师到局里会商工作。现在改为局领导带头,走进学校现场布置、交流工作,一来一去就省下了不少路上的时间。

  学校层面也是能减的都减下来。“区里的会议都少下来了,学校必须参照执行。”白沙小学校长毛伟建表示,以前学校大大小小开的会议,如今大多通过“浙政钉”向教师传达,省下来的时间用于教学研讨。这个学期,教务处在排课时就给每个学科“留白”半天时间,用于专门的教研活动。考虑到“双减”后教师们“走出去”培训的难度增加,学校还引入语文、数学两个特级教师名师工作室,把名师请进来传授经验。

  如果教师还有跨不过的“坎”,则可通过“一事一议”通道向学校或者教育局提出申请,由上级部门出面解决。像方勇这样遇到接送问题的教师,教育局已经协调了两例。

  “双减”落地后,教师的普遍感受是工作时间拉长了,个人时间变少了。如何给教师更多的可支配时间?柯城区要求各校研究制定弹性上下班等制度。

  白云学校在2021年秋季开学第一周就出台了弹性上下班方案,当天没有托管任务的教师可正常下班;有托管服务没有早间管理任务的教师,可以延迟到9点到校;托管服务和早间管理兼任的教师,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,当天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自主支配;如果某教师一周内承担了4个课时以上的课后托管服务,当月可申请调休半天。

  校长叶海涛告诉记者,方案实施三个多月来,教师能较好地协调工作与生活的关系,没有出现因家庭原因影响“双减”的案例。

  为了给教师提供更多便利,白云学校利用寄宿制的优势,利用空置的学生寝室腾出了12间共90多个床位,打扫干净并配备了床被、蚊帐、空调等物品。教师在中午的一个多小时里,可以有个安静的休息场所。到了下午,参加托管的学生和教师都能得到一份免费的点心。学校食堂延迟了晚餐时间,每天能提供16种菜品,根据教师的下班时间按时上菜,确保教师能拿到热乎乎的丰盛菜肴,带回家后就不用自己下厨了。

  没有实行寄宿制的学校,也在给教师想办法。白沙小学在每个教师办公室隔出了十几平方米的休息区,可容纳两个床位。鹿鸣小学在每个楼层腾出一个空间,添置躺椅、沙发、按摩椅等休息用品,不进行午间管理的教师可躺着休息一会儿,午间有管理任务的教师可选择在下午第一节课时去休息。

  下午5点半,白沙小学的放学时间到了。每个班的学生分成10人一队,按照地面上的学号标识,依次排在通行道闸后,接送的家长早已在另一头等候。此时,学生王思懿刷卡进入旁边的一个休息室,自行安排学习内容,等待半小时后家长来接她。

  这个休息室属于柯城区开发的“学后归巢”延时托管服务系统。据统计,规模较大的学校通常有一个班左右的学生会出现延迟接送的现象。以往由各班班主任负责看管孩子,参与人数多,工作量大。有了“学后归巢”系统后,学生一刷卡进入休息室,家长就能看到相关信息。等家长来到学校,点击手机上的软件,休息室的广播就会通知学生到出口处迎接家长。整个过程采用数字化管理,现场只要一名值周教师维持秩序即可。

  当天的值周老师刘金鑫表示,家长、学生对系统已经非常熟悉,每天的接送井然有序,学生在休息时能合理地安排学习时间。“老师只要维护基本的秩序就行,平均一个学期轮到两次,负担不重。”

  2021年国庆假期前夕,柯城区教育局给全区中小学校布置了一个任务,要求以“双减”为题选择一个擅长且有扎实做法的小切口进行研究,研究所得可以在全区进行推广。余鹂认为,“双减”对学校和教师是新挑战,大家集思广益互通有无,就能少走弯路。例如最近风靡柯城校园的“课桌操”,就通过组织一场课桌操比赛,每所学校创编一两套课桌操,遴选一批精品供全区学校共享,不仅节约了大量创编的时间精力,还给学生不断带去新鲜感。

  与此同时,柯城区还打造了一个“云上”共享课程平台,已经上线了农民画、人工智能教育两门精品课程,以及该区开发的特色拓展课程。“对于小规模学校,如何上好‘X’拓展课程是个难题。共享课程省去了不必要的课程开发,减轻了教师负担,也给学生带去更多好玩好学的内容。”余鹂说。